当前位置: 首页 青年态度

“匠士”加冕效应

发稿时间:2017年01月24日 编辑:张波 来源: 中国青年报

1120364925_14851266361741n.jpg

视觉中国供图

“现在的我,不再为高考的失利而烦恼,不再为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而焦虑。”手捧着“技位”证书,云南交通技师学院轿车维修与检测技师8班的优秀毕业生郭瑞江信心满满地说:“技能成就了我的梦想。”

2016年毕业季,云南交通技师学院91名同学,获得了学院授予的“技位”证书。其中郭瑞江等16名同学获得更高等级的“匠士”认证,接受了院长的“匠士加冕”。

2013年,该学院在全国率先创立了匠士加冕制度,参照高等教育学位制,设立了技士、匠士、高级匠士,并设计了“匠士服”。每当毕业季来临,院长杨经元亲自为每个人戴上“巧匠冠”,颁发“技位证书”。

3年来,这一制度让学院的毕业生从“蓝领”变为“金蓝领”,不仅在国内各类技能竞赛中,屡获佳绩,在历次世界技能大赛云南省选拔赛汽车类竞赛中包揽前三名,更在毕业后成为月收入上万元的专业汽车医生。

匠士加冕给学生以力量

刚开始到云南交通技师学院读书时,轿车维修与检测高级工19班的高凡和不少同学一样,“觉得读技工院校抬不起头”。“逢年过节回家时,亲戚朋友问在哪里读书,我都不愿意讲,总觉得丢脸,觉得没上大学就不好”。

好在这样的心态随着汽车检修专业知识的积累渐渐被摒弃。4年的学习,高凡不仅连续两年获得省级和校级奖学金,还成为云南交通技师学院第一批接受匠士加冕的毕业生。

作为云南交通技师学院院长,杨经远对学生的“自卑”感同身受。“技师学院的学生有如此高超的技艺,但技工教育既没有学历也没有学位”。

“虽然按照相关文件,技师学院与高职教育甚至应用型本科教育属于同类,高中毕业生要获得预备技师证,必须在技师学院学习4年。但毕业时他们只有毕业证,没有学历学位证。”杨经远说,社会上考取的职业资格证和在学校考取的职业资格证一样,也就是说,所有职业资格证不接受学校教育同样可以通过考试拿到,又何必去学校接受教育呢?

在经过多方论证后,学校决定给予这些能工巧匠应有的技能与“学位”评价。

2013年,云南交通技师学院在全国技师学院率先创立了匠士加冕制度。初中毕业经过4年学习,除获得毕业证和高级工职业资格证书,通过考核,可授予技士证书;高中毕业经过4年学习,除获得毕业证和预备技师职业资格证书,通过考核,可授予匠士证书;具有匠士证书和技师以上证书,并有5年以上企业生产实践,具有绝技绝活,有发明专利,成为企业技术骨干和领军人物的,可通过考核获取高级匠士证书。

为此,学院成立了考核评价委员会,“技士”和“匠士”的评价标准参照全国中职、高职技能大赛技能考核标准制定,“高级匠士”的评价标准参照世界技能大赛技能考核标准制定。每个项目考核时间为1~3小时,每个级别的技位考核项目10个左右。其中,匠士除了要完成20万公里汽车维修保养、发动机和变速器大修检测维护,不少于5个系统的故障诊断外,还要具备管理、教学、创新能力。

由于考核严格且比例有限,学院每年只有15%的毕业生能拿到技位证书。2015年和2016年,只有164人获得“技士”证书,36人获得“匠士”证书,接受了院长的“匠士加冕”。

“良田百顷,不如薄艺在身。”从学院毕业的学生,都深知这句话的含金量。

“要想获得‘匠士’证书,就意味着没时间玩手机,没时间发呆,甚至没时间多睡觉。”宝马机电定向班的和光远说,他十分庆幸自己选择了云南交通技师学院。高中毕业考上了三本学校的和光远,认为“与其读个普通的三本,不如踏踏实实学一门手艺”。

2015年,接受了“匠士加冕”的和光远,辞去了云南德凯宝马的高薪工作,回到家乡香格里拉自己创业。怀揣着“匠士”的自信,他认为靠“专业的知识、精细的服务,一定会在市场竞争中成为赢家”。

匠士加冕给学校新突破

匠士加冕制度,不仅给学生注入了强心剂,也使学校带领学生在各类比赛中越战越勇,给学校带来了新的突破。

位于昆明安宁一隅的云南交通技师学院虽然貌不惊人,但却享有“汽车专业豪门”的美誉。作为全国第一批开设轿车维修专业的院校之一,这一已有18年历史的专业,让不少热爱汽车的青少年,靠着精湛的技能,在国内各类技能竞赛中,屡获佳绩,并在历次世界技能大赛云南省选拔赛汽车类竞赛中包揽前三名。

2016年8月,在上海举行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集中选拔赛上,代表了这一领域职业技能发展的最高水平。来自全国31个地区的技能高手对大赛的15个项目进行了比拼。

云南交通技师学院的雷卫生参加的是车身修复比赛项目,每一个项目的完成时间都在40分钟以上,全过程完成需要5小时以上。在这一比赛中,选手使用的工具达60种以上。很多工具是学生与指导教师自制完成的。

雷卫生是一名来自云南陇川县的阿昌族。和其他同学不一样,他在进入云南交通技师学院之前已有一年的工作经验,放弃工作到技师学院来深造,原因是“遇到技术瓶颈”。

回学校深造,让雷卫生不再是过去那个简单的汽车修理工。他师从获得过云南省交通系统“十佳能工巧匠”称号的名师王选,受到了非常严格的训练,使他和同学杨建中在此项大赛的全国选拔赛中,分别获得车身修理项目第四名、喷漆项目第七名,双双进入国家集训队,有望参加今年10月将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决赛。

而与此同时,2016年12月30日,“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车身修理项目中国集训基地”在云南交通技师学院挂牌。

“这是云南和云南选手首次加入国家集训基地和国家集训队的行列,实现了云南零的突破。”杨经元说。

现代职业教育体系需要技位

带着“技士”“匠士”之衔,云南交通技师学院的毕业生要么成为4S店技术工人中的佼佼者,要么自己创业,在汽车销售和修理行业业绩突出,收入可观;经他们手修理的汽车很少返修甚至没有返修。

“学院培养的不仅有蓝领工人,还有‘金蓝领’高技能人才。”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专家、北京理工大学汽车学院客座教授朱军认为,“技位考评意义重大”,培养工匠精神,倡导专注专业,就必须提高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。“职业教育不仅是教给学生一技之长,让他能养家糊口,更是要让他们体面地、有尊严地在社会上生活”。

朱军不无遗憾地指出,目前,技工院校汽车专业学生毕业后,在本专业干三五年后转行的很多,坚持留下来发展的很少,其原因就是缺乏评价学生技能水平的标准。由于职业教育顶层设计不完善,技能人才的成长通道不畅,在社会中的身份和地位处于尴尬状态,使他们没有获得相应的社会认可和与之相匹配的待遇。

对此,云南交通技师学院党委书记李育全也认为,“现代职业教育体系需要‘技位’。”

他指出,目前,职业教育面临诸多困境。普及高中教育、普通高等教育规模越来越大、适龄求学人口总量的变化等,都极大地冲击了中职和高职的招生,招不到学生如何办学,招不到好学生如何打造名校。

他分析说,“十三五”被认为是职业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,但职业教育体系在设计上不加以改进,不从宏观制度上加以推动,黄金期也可能变为衰退期。应用型本科院校的转型,可能给已存在的原有职业院校造成巨大冲击,使黄金期变成竞争期,小、散、弱的职业院校将退出舞台,最终可能弱化职业教育。

“在顶层设计中完善体系,使职业教育真正成为一种教育类型,技位体系是一种选择、一种方案。”李育全说,技位授予倒逼学院进行教学改革,对教师水平、课程设置、设施设备提出更高要求,激发了学院的发展动力。(记者 张文凌)

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

扫描二维码下载
“中国青年”移动客户端

扫描二维码关注
“青年之声”微信